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皇上,秦王带着太子造反了

大明:皇上,秦王带着太子造反了

两广总督 著

历史军事连载

【架空】【无系统】意外穿越成朱元璋嫡次子朱樉,为人嚣张跋扈,百官的眼中钉肉中刺,撺掇兄弟几人造老朱的反。朱樉:“老大,想不想当皇帝,只要你开金口,弟弟我帮你拿来!”朱棢:“是啊,大哥,只要你开金口,弟弟们一定帮你!”朱棣:“大哥,咱也一样!”朱标:“好,二弟三弟四弟,咱们兄弟四人共谋大位!”朱元璋:“啥?太子要造反?太好了,咱标儿出息了,二虎,二虎,快,快把咱绑了,给标儿送去!”“哈哈哈…”

主角:朱樉   更新:2023-01-09 16: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樉的历史军事小说《大明:皇上,秦王带着太子造反了》,由网络作家“两广总督”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架空】【无系统】意外穿越成朱元璋嫡次子朱樉,为人嚣张跋扈,百官的眼中钉肉中刺,撺掇兄弟几人造老朱的反。朱樉:“老大,想不想当皇帝,只要你开金口,弟弟我帮你拿来!”朱棢:“是啊,大哥,只要你开金口,弟弟们一定帮你!”朱棣:“大哥,咱也一样!”朱标:“好,二弟三弟四弟,咱们兄弟四人共谋大位!”朱元璋:“啥?太子要造反?太好了,咱标儿出息了,二虎,二虎,快,快把咱绑了,给标儿送去!”“哈哈哈…”

《大明:皇上,秦王带着太子造反了》精彩片段

洪武七年,应天府,京师。

作为大明帝国的京城,应天绝对是全国最繁华的地方。

自大明建国以来,开国皇帝朱元璋主张休养生息,国力也是在逐渐恢复。

不过北元未灭,朝廷仍需要北伐,所以上到朝廷,下到百姓,日子依然过得紧巴巴的。

“国的噶,国的噶……”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热闹的街道上人们纷纷躲避。

“大捷,大捷!”

“秦王殿下大破北元,俘虏北元皇帝!”

“大捷,大捷!”

“秦王殿下大破北元,俘虏北元皇帝!”

街上安静了一会儿,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声音。

“北元终于被灭了,爹,娘你们看到了吗?”

“爷爷,北元灭了,我们家的仇报了!”

“孩儿她娘,北元这些畜生终于灭了,你在天上也可以安息了。”

有年轻人对着天痛哭流涕,有老人默默流泪。

——

奉天殿。

一个身穿明黄色五爪龙袍的中年男子正在来回走动,看得出来,他此刻的心情并不平静。

而他,正是这大明帝国的开国皇帝,明太祖,洪武大帝朱元璋。

作为朱元璋的嫡长子,太子朱标安静的站在一旁,而他紧握的双拳,显示出他的内心并不似表面那般平静。

这时,一个穿着蓝色服饰的汉子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份战报。

“二虎啊,可有战报?”朱元璋看着来人,急切开口。

二虎,朱元璋的贴身侍卫,已经跟了他十几年。

“禀皇上,大捷,秦王殿下大破北元,活捉北元皇帝。”二虎开心的回答,双手奉上战报。

听到这话,朱标拿过战报,检查了一下后打开。

“父皇,二弟此战,可谓是解决了我大明的心腹大患,未来至少十年内,草原鞑子无力南下。”朱标看了一眼,一脸激动的递给朱元璋。

后者快速看完战报,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哈哈,不愧是咱皇儿,北元已灭,天下大定!”

“父皇,儿臣为父皇贺,为大明贺!”

太子朱标恭喜道。

朱元璋笑得嘴都快咧开了。

拍着朱标的肩膀笑道:“标儿,老二勇猛无双,有他在,咱百年之后也可安心了,届时,你兄弟二人一个主内,一个主外,可共创盛世。”

“父皇…”朱标心中感动。

“你娘一直在等老二的消息。”

“走,跟咱一起把这个消息告诉你娘!”

“是!”

……

半个月后,京师三十里外。

太子朱标带着文武百官已经在这里等着了,今天,正是北伐大军班师回朝之日。

一匹快马疾驰而来:“太子殿下,大军距离此处已不足十里。”

朱标点点头,心中充满了期待。

数里外,大军前方,一众北伐将领骑着高头大马。

最前方的是一个长相英武的少年,与朱元璋有着六分相似。

白马银甲,引人注目。

此少年便是朱元璋的嫡次子,秦王朱樉。

十四岁从军,至今已有五年,在这五年之中,为大明立下了赫赫战功。

从攻取元大都开始,数次北伐都有他的身影。

徐达、汤和、常遇春等名将,谁见了不对其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声?

朱樉眯着眼睛,心中回想着自己穿越到大明的一幕幕。

没错,他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开局穿到了娘胎。

没有金手指,所以他最大的依靠就是自己以及前世的记忆。

从小就跟着军中武将习武,又经历战场厮杀,一身武艺,在整个大明,也可以说是数一数二。

又跟着大儒宋濂学习,说是文武双全也不为过。

“国的噶,国的噶……”

这时,两个少年骑马从侧面赶上来,笑道:“二哥。”

“老三,老四。”朱樉笑着看向二人。

“如今北元已灭,我们大明最大的敌人没有了,想必父皇会很高兴。”老三晋王朱棢道。

“这些草原鞑子太不经打了,我才杀了十几个。”老四燕王朱棣如今还是十五岁的少年,少年心性自然多一点。

此次出征,朱樉也带上了自己的两个弟弟,为的就是让他们见识战争的残酷。

不过由于三个儿子都出征,朱元璋也是将大明最强大的阵容都派了出来,保驾护航。

魏国公徐达,鄂国公常遇春,曹国公李文忠,还有蓝玉,冯胜,傅友德等一众名将。

因为朱樉的穿越,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比如原本在洪武二年暴毙的常遇春,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报!”

“太子殿下已率百官在城外三十里等候。”一名传令兵疾驰而来。

“各位叔伯,大哥已经在等我们了,快些走吧!”朱樉回头对徐达等人笑道。

“好!”

“传令,全军加速!”

……

尘土飞扬,秦字王旗与山河日月旗出现在了朱标以及百官的眼中。

朱标心中满是激动与期待,但作为大明的太子,该有的形象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很快,那白马银袍的少年便出现在了朱标的眼中。

朱标的眼中露出笑容,脚下生风,快步上前。

“二弟!”

朱樉也看到了朱标,心中欣喜,双腿一夹马腹,快速上前。

朱棢朱棣紧随其后。

“大哥!”朱樉下马,与朱标紧紧拥抱在一起。

“二弟!”看到自家弟弟,朱标开心的很。

“黑了,也壮了。”朱标仔细打量了一番朱樉,拍打着朱樉的肩膀,笑道。

“大哥!”朱棢朱棣齐齐行礼。

“老三,老四,你们也壮了。”朱标抱了抱两位弟弟,开心道。

仁义无双的朱标,对于自家弟弟,那真是没的说。

一众弟弟,对于朱标是心服口服。

这时,以徐达为首的一众武将也到了。

“参见太子殿下!”

众人下马行礼。

“诸位叔伯,快快起来!”朱标赶紧说道。

在这一众叔伯的面前,朱标不会摆出太子的架子。

“谢殿下!”

随后,朱标便带着众人返回。

朱元璋安排的御撵上,朱标看着三个弟弟,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尤其是朱樉,他总觉得有些愧疚。

他心中很清楚,朱樉之所以十四岁就随军出征,是因为当时自己太子之位未稳。

朱樉文武双全,比自己更加优秀,但因为不是嫡长子,所以太子之位跟他无缘。

“老二,这些年,辛苦你了。”

…………

新人求支持,完读率,催更,好评!


“老大,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肉麻了!”朱樉笑道。

他自然能听得出朱标这话背后的意思,但他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

朱标笑了笑,没有接话。

“老大,问你一个问题?”朱樉搂住朱标的肩膀,一脸笑意的问道。

“你我兄弟,不用客气,直接说就好了。”朱标笑道。

“那行。”

“老大,你想当皇帝不?”朱樉笑嘻嘻的问道。

此话一出,朱标,朱棢,朱棣全都愣住了,接着紧紧盯着朱樉。

“老二,不要胡说,如今父皇在位,国泰民安,我跟父皇相比还差得远。”朱标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怕什么,有我们兄弟帮你,你的位子谁也动摇不了。”朱樉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你看,这是什么。”朱樉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用黄布包着的东西。

“这是什么?”朱标好奇的接过,随后缓缓打开。

朱棢和朱棣也同样满脸的好奇,盯着朱标手中的玩意儿。

只见朱标的手中捧着一块玺印,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

正面是用小篆刻着的八个大字。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这,这是……”朱标激动的说不出话。

朱棢和朱棣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家二哥,心中都知道了这是什么。

“没错,这就是传国玉玺!”朱樉淡淡说道。

老朱因为没有传国玉玺,所以被一些人抨击说是得国不正,这也成了老朱的一块心病。

“这次,我看谁还敢说我们老朱家是得国不正。”

“老头子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仅这份功绩,就算没有传国玉玺,我们老朱家也是得国最正的。”

说话的时候,朱樉满脸的杀气,这是针对他们老朱家得国不正的人。

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朱棢和朱棣满脸佩服的看着朱樉,他们跟随朱樉出征,竟然不知道自家二哥得到了传国玉玺。

“二哥,你瞒的我们好苦啊!”

“那时候人多眼杂的,我敢把这东西拿出来吗?”

“老大,想不想当皇帝,传国玉玺我都已经帮你搞到手了,只要你开口,我立马扶你坐上皇位。”朱樉又对朱标说道。

“行了,老二,父皇现在当皇帝挺好的。”朱标说道。

“唉!”朱樉叹了一口气,往后一靠。

“老大,老头子打了一辈子仗,该享受享受了,你这个当太子的,要学会分担。”

“老头子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处理政务到半夜,常年累月下去,是会折寿的。”

“老二,你说的是真的?”朱标紧张道。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朱樉斜着眼睛看向朱标。

由于他从小就催促着朱标锻炼身体,这辈子不会再英年早逝了。

朱棢和朱棣相视一眼,也不敢说话,他们总觉得这个话题不是自己应该听到的。

他们这些兄弟当中,也只有朱樉敢说话这么随意了。

“老二,你让我想想。”朱标道。

“行,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和我说,我扶你登基。”朱樉说道,随后打了一个哈欠,闭上眼睛假寐。

朱标也没有听朱樉在说什么,只是看着手中的传国玉玺,心乱如麻。

……

坤宁宫。

“孩儿见过母后!”

朱樉跪在地上,对着面前已至中年的女人行大礼。

女人长相一般,但脸上的笑容充满了慈祥。

她正是这大明帝国的皇后,马秀英,朱樉的亲娘。

对于成为马皇后的的儿子,朱樉是感到幸运的,这个在历史上留下厚重笔墨的女人,真正诠释了什么是贤良淑德,什么是母仪天下。

“快起来,让娘好好看看你。”

“哎!”

朱樉麻溜的起来,坐在马皇后的身边。

“黑了,也瘦了!”

马皇后轻抚着朱樉英俊的脸庞,心疼道。

“我身为大明秦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朱樉笑道。

“娘知道,但你也是娘的儿子。”

“娘,您放心,这次回来我就不出去了,我准备留下来辅佐大哥。”

“好,好。”

马皇后连声说好,开心的流下眼泪。

她这个儿子虽然从小就活泼调皮,但也非常懂事。

若说能力,比标儿还要强上一些,但可惜,他不是老大。

——

与此同时,乾清宫。

朱标带着朱棢和朱棣前来面见自己父皇。

“老二那个混账呢?”

“回来不第一时间看他老子,跑哪里去了?”

朱元璋瞪着眼睛问道。

他心中是非常疼爱自己这个儿子的,但因为太子之位关乎着国本的稳定,所以他平时并不亲近朱樉,以至于父子二人的关系有了距离。

“父皇息怒,二弟去看望母后了。”朱标连忙解释道。

朱棢和朱棣也是连忙低下了头,在一旁瑟瑟发抖,不敢去看老朱。

没办法,老朱把他们从小揍到大,能不害怕吗。

所有兄弟当中,也只有二哥朱樉敢和老朱对着干,以至于他们对朱樉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哼,出去一趟,就忘记还有咱这个爹了。”老朱冷哼一声,但语气也发生了改变。

对于这个儿子,他也是很无奈,光芒比太子更加耀眼,不过对皇位没有兴趣,又和太子是一条心,索性也就由着他去了。

“老三,你来给咱说说此次北伐的详细经过。”老朱看向朱棢说道。

“是,父皇。”朱棢答道。

……

“……就这样,二哥在率领一万精骑摧毁了北元的数十个部落之后,返程的时候遇见了北元皇帝爱猷识理达腊,就顺势将他活捉了,随后配合常遇春大将军和徐达大将军歼灭了北元的主力。”

朱棢说的很详细,朱棣在一旁查缺补漏。

老朱认真的听着,表面虽然没有多大的变化,但内心之中却是高兴的不得了。

秦王朱樉当为他老朱家的麒麟儿,大明的冠军侯。

“父皇,不仅如此,二弟还给您带回来一个礼物。”朱标适时说道。

“算这个兔崽子还有点良心。”老朱轻哼一声,开心极了。

“他给咱带了什么?”老朱又问。

“儿臣保证,此物是您日思夜想的宝物。”朱标卖了个关子,笑着说道。

“咱是皇帝,什么没见过。”老朱傲娇的说道,但心里又痒痒的,迫切的想知道是什么礼物。

……

新人求支持!


听到老朱的话,朱棢和朱棣都知道朱标说的礼物是什么,不过,那明明是二哥带给太子的礼物。

只见朱标微微一笑,像之前的朱樉一样,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用黄布包着的东西。

“父皇,这就是二弟给您带回来的礼物。”朱标恭恭敬敬的呈给老朱。

老朱缓缓接过,轻轻打开。

看清此物的一瞬间,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这,这是……”

老朱嘴唇抖动,话也说不完整。

“父皇,这正是传国玉玺啊!”朱标连忙说道。

“和传闻中的一样,传国玉玺缺了一角,后来是用金子补上的。”

老朱仔细端详,果然和朱标说的一样。

“哈哈哈!有此传国玉玺,看天下谁还敢说咱老朱家得国不正。”老朱大笑道。

得国不正,是大明建国以来,他心头最大的困扰。

也意味着,名不正言不顺。

暗地里,也不知道有多少读书人在骂他呢!

现在好了,大明得到了传国玉玺,这也确定了大明朝的正统性。

“儿臣为父皇贺,为大明贺!”朱标及时说道。

“儿臣为父皇贺,为大明贺!”朱棢和朱棣的反应也不慢。

“哈哈,好。”

“老二这小子,这次还真给了咱一个惊喜啊!”

老朱笑得都合不拢嘴了。

“父皇,二弟立此大功,理应重赏。”朱标帮着朱樉请赏。

“咱早就想好了,让他担任大都督府大都督之职,节制天下兵马。”

“标儿,有老二辅佐你,你可以放心。”老朱看着朱标,语重心长的说道。

“儿臣谢过父皇。”

“老三,老四,你二人此次随军出征,也是立下了功劳的,想要什么,说说看。”老朱又看向朱棢和朱棣。

后者二人相视一眼,随后齐声说道:“儿臣身为大明亲王,这都是儿臣应该做的。”

“说得好,不愧是咱皇儿。”老朱很满意这两个儿子的回答,看来他们此次随军出征,也是成长了不少。

手捧传国玉玺,老朱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下来。

“标儿,走,咱们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娘。”老朱迫不及待的想和自己的结发妻子分享。

“是,父皇。”

“老三,老四,你们两个也一起。”注意到朱棢和朱棣,老朱又道。

“谢父皇。”二人激动道。

——

坤宁宫。

“老二啊,你今年也有十九了,既然你不出去了,那就找个时间成家吧!”

马皇后说道。

朱樉不成亲,朱棢和朱棣也不能成亲。

这都得按顺序来。

现在,就连老四朱棣都十五岁了,到了成亲的年龄,老三朱棢更是十七岁了。

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晚婚了。

“娘,我现在还年轻,不着急的。”朱樉笑道。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什么时候能让娘省点心啊!”马皇后瞪了一眼朱樉,不满道。

朱樉讪笑,也不敢反驳。

21世纪的灵魂,让他与这个时代有一种隔阂。

让他突然去娶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这让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对方,内心深处会感觉这是在犯罪。

但是在这个孝比天大的时代,他也不能一直拒绝。

“娘,成亲可以,但是对方的年龄不能太小。”朱樉想了想,说道。

“为何?”马皇后问。

“太小了,十四五岁的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小屁孩啊,让我去跟一个小屁孩成亲,怎么想怎么不舒服。”

“再说了,您跟父皇成亲的时候也二十一了。”

朱樉说道。(有未成年读者,防止误导)

“我那个时候正是兵荒马乱,能和现在比吗?”

马皇后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她也能理解自己的儿子。

“也罢,就按照你说的来。”

“谢谢娘。”朱樉感谢道。

以前他不理解曹丞相,但身处这个时代,他也渐渐理解了。

十四五的小女孩都还没有长开,丞相自然没有兴趣,但是二十左右的就不一样了,成熟有韵味。

“你们娘俩在说什么呢,一个谢一个的,咱也来听听。”

这时,一道充满威严却又不失亲切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老朱带着朱标三人走了进来。

“儿臣参见母后。”朱标朱棢朱棣三人对马皇后行礼。

“都起来吧。”马皇后笑道,又看了看朱棢和朱棣这两个儿子。

一旁的朱樉见老朱进来,理都没有理他。

老朱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从小到大就喜欢跟他对着干。

转而对马皇后笑道:“妹子,你看看,这是什么?”

他将传国玉玺亮了出来,得意炫耀。

马皇后看到传国玉玺,也愣住了。

老朱见此,得意的笑道:“这正是传国玉玺。”

“好事啊,有了传国玉玺,朝廷就可以让万民归心,同时也可以让天下知道,我大明乃是正统,天命所归。”马皇后也笑道,她心中知道,自己丈夫的心病没了。

“老头子,这是我送给老大的,怎么在你手里?”

朱樉的话不合时宜的响起,让在场的气氛瞬间凝固。

朱标、朱棢和朱棣吓得连忙跪在了地上。

二弟(二哥)的胆子真大啊!这话也敢当着父皇的面说?

兄弟三人心中同时想道。

“父皇,二弟一时失言,还望父皇恕罪。”朱标赶紧开口帮朱樉求情。

老朱没有说话,看向了门口的老太监,后者会意,连忙带着小太监宫女走的远远的,生怕波及到自己。

马皇后寝宫内的太监宫女在朱樉来的时候就让他们出去了,不然就凭他们听到刚才的那一番话,他们一个也活不了。

朱樉缓缓起身,走到朱标身边,将他拉了起来。

没好气的说道:“老大,你怂什么啊,传国玉玺是我送你的,老头子要抢,你就跟他干一架。”

“二弟,别说了。”朱标小声呵斥。

他心中对自己这个二弟真的是非常无奈,太无法无天了,什么话都敢说。

朱棢和朱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一句话也不敢说,他们可没有自家二哥那么大的胆子。

“重八,老二的无心之言,你就不要往心里去了。”马皇后看着老朱的脸色,也劝说道。

然而,老朱只是淡淡的看着朱樉和朱标,但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

新人新书,求支持!


老朱因为早年的经历,最重视亲情。

当了皇帝之后,最怕的就是儿子为了皇位兄弟相残,所以他早早的就将嫡长子朱标立为了太子,并且将有能力的文臣武将都塞到了东宫,为的就是断掉其他儿子的心思。

此时看到朱樉毫无畏惧的站在朱标身边,他心里也是乐开了花。

不过这一切,他并不能表现出来。

因为他不仅仅是一个父亲,更是大明帝国的皇帝。

“老二,你是想造反吗?”老朱沉声说道。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脸色瞬间就变了。

造反,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哪怕朱樉身为老朱的亲儿子,虽然不会死,但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只有朱樉面不改色,他怎么可能猜不到老朱是装的。

“我对那个位子又没有什么兴趣,造哪门子的反啊!”

“既然你没兴趣,那以后就不要再说这些话了。”

老朱提醒。

朱樉看看老朱,又看看朱标,最后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老大的性子还是太软了,在老头子的面前连反抗都不敢。

这怎么行?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朱樉摆摆手,转过头看向马皇后。

“娘,我饿了。”

从今早出发到现在,他一点东西都没吃,早就饿得不行了。

“好,娘这就去做。”

马皇后看了看老朱的脸色,然后说道。

“谢谢娘,娘最好了。”朱樉立马笑嘻嘻的说道。

这一幕看的老朱脸皮微微抽搐,心中醋意大发。

马皇后离开了,老朱看了一眼还在地上跪着的朱棢和朱棣,淡淡说道:“你们两个起来吧!”

“谢父皇!”两人心中松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不多时,马皇后做了一桌家常菜,端了过来。

老朱他们都没有怎么吃,只有朱樉这个没良心的吃撑了。

“我吃饱了。”

“娘,我先回去了。”

朱樉起身拿上自己的盔甲。

“慢点走啊!”

“知道了。”

“老大,一起走?”朱樉看向朱标,问道。

闻言,朱标也放下筷子起身。

“你要走就走,叫你大哥做什么?”

老朱不满的说道。

“老头子你少管闲事。”

这话又把朱标三人吓了一跳。

于是三人连忙说道:“父皇,母后,儿臣也吃饱了。”

紧接着一溜烟的离开,不想再留在这个是非之地。

看着兄弟四人离开的背影,老朱原本阴沉的脸色,也放松了下来,甚至露出了笑容。

“你笑什么?”马皇后见状,不明所以的问道。

“儿子长大了。”老朱说道。

“老二都十九了,当然长大了。”马皇后说道。

“说起来,也该给老二,老三,老四张罗亲事了。”

“尤其是老二,这都拖了几年了。”

“这能怪咱嘛,是他自己不同意的。”

“咋,他这次想通了?”

“我问过老二了,他同意了,不过他不喜欢年龄小的。”

“这事儿你来张罗就好了。”

“也没见你操心过。”

“咱不是忙嘛!”

——

“老三,老四,你两先走吧!”

待朱棢和朱棣离开后,朱樉这才一边慢慢走消食,一边跟朱标聊天。

“老大,不是我说你,以后在老头子面前,你得支棱起来啊!”

“那是父皇,你以为是别人啊!”朱标翻了个白眼。

“你知不知道,老头子最想看到的是你敢反抗他,而不是老头子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这怎么可能?”

“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朱樉懒得多说。

朱标被那些腐儒祸害的不轻,儒家那套严格的等级观念已经深深印在了他的脑子里。

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儒家学子,朱樉也不会多管闲事,但他是太子储君,未来的皇帝。

对于统治者来说,儒家就是一个工具,自己不能深陷其中。

朱樉摇摇头,有他在,他迟早能把朱标改变过来。

朱标见此,转移话题。

“老二,晚上我在府上给你准备接风酒席,你可得来。”

“就算你不说我也要来,我一个人在府上也没什么意思。”朱樉笑道。

“那我就等着你来。”

——

秦王府。

这是老朱命人为他修建的府邸,只是他这几年,不是在出征,就是在出征的路上,王府也没有住过多少回。

“王爷。”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出现在朱樉面前。

“怎么样?可还习惯?”朱樉将盔甲交给张玉,笑道。

张玉可是历史上的靖难名将,只不过这次北伐被朱樉给收入麾下,成了他的亲卫统领。

“王爷在哪里,末将就在哪里。”张玉认真说道。

“你身怀大才,我可不会一直把你留在身边,以后还有很多事要交给你去做,你可要准备好。”朱樉拍着张玉的肩膀,笑着说道。

“王爷知遇之恩,末将万死难报。”

“什么死不死的,好好做事就好。”

“是。”

人吃饱的就容易犯困,更不用说朱樉出征了那么长时间。

所以一沾床就睡着了。

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让人准备好洗澡水,洗完澡,换了身衣服就离开王府,前往了东宫。

“二弟,你大哥已经等你多时了。”

太子妃常氏看到朱樉,笑着说道。

她是鄂国公常遇春的长女,还没出生就与朱标指腹为婚,两人的年龄也只不过相差几个月。(比朱标大)

常氏长相清新秀丽,拥有武将家族独有的气质,不过现在却挺着一个大肚子,整个人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见过嫂嫂。”朱樉笑着行礼,随后又道:“嫂嫂,我大侄子什么时候出生?”

“还早呢!”闻言,常氏轻抚着肚子,笑道。

“等大侄子出生了,我来教他武艺,怎么样?”

“好啊,正好我也有这样的打算。”

“那就这么说定了。”

“什么说定了?”朱标听到外面的动静,走了出来。

“我刚刚跟嫂嫂说,等大侄子出生了,我来教武艺。”

“作为老朱家的嫡长孙,得文武双全才行啊!”朱樉笑着解释。

“孩子都还没出生呢,就想那么远。”朱标无奈的说道。

“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行吧,到时候就交给你了。”

…………

新人新书,求支持!


东宫之中,朱樉和朱标一边喝着御酒,一边回忆着小时候的事情。

兄弟二人的笑声不断回荡在房间之中。

“要说老二你小时候可真够坏的,每次干了坏事就偷偷跑路,最后留下我替你挨揍。”

“谁让你小时候那么老实呢!”朱樉喝了一口酒,笑道。

记得小时候玩炮仗,朱樉把炮仗丢到了茅厕,紧接着就是一声怒骂,朱樉见势不对就脚底抹油跑了,老实的朱标被提着裤子从茅厕出来的老朱逮住,狠狠揍了一顿,屁股差点就开花了。

“你呀!”朱标笑着摇了摇头,似是在追忆。

“从小到大都是这种无法无天的性格,怪不得和父皇处不到一块去。”

“谁要跟他处一块儿,就老头子那性格,恐怕只有娘能受得了。”朱樉撇撇嘴。

“来!”

接着又举起酒杯,示意碰一个。

兄弟二人一人喝了一口,随后朱樉正色道:“老大。”

“嗯?”

“你有没有想过大明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父皇整顿吏治,颁布国策,使百姓休养生息,我大明自然会越来越强盛。”

朱标说道。

“老大,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一套了。”朱樉一口酒下肚,笑道。

不等朱标说什么,朱樉继续说道:“你也是通读史书的人,自然明白没有哪个王朝能够千年。”

“纵然是我大明,也终有一日会灭亡。”

“老二,慎言。”听到朱樉此话,朱标脸色一变,严肃道。

“我说的不过是事实而已。”朱樉摇摇头。

“老二,你喝醉了。”

“我没有。”

“跟随大军回京的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历代王朝为什么没有一个王朝能达到千年国运。”

“哪怕是国运最长的周朝,也不过八百年。”

“到了汉朝,两汉加起来也才四百年。”

“李唐强盛至极,更是拥有万国来朝的盛景,但那又如何,盛极而衰,最终连三百年国运都没有。”

“弱宋那就不说了,凭借着岁币政策,卑躬屈膝,给别人当孙子,才获得了三百一十九年国运。”

“蒙元更是连一百年都没有就被咱们老朱家灭了。”

“老大,你说,这都是因为什么?”

听完朱樉的话,朱标也不说话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三百年是一个坎,就老头子定下的那些国策,说不定我大明,连三百年都撑不过去。”

大明是最后一个汉人王朝,也是最有气节的王朝,不称臣,不纳贡,不割地,不赔款,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可以说,它的覆灭是让人惋惜的。

历代王朝踩过的坑,大明都踩了一遍,也是没谁了。

“老二,你怎么能这么说父皇呢!”朱标吓了一跳,连忙说道。

“父皇定下的乃是强国之策,怎能随意评说。”

“老头子确实是千年难遇的奇才,但并不意味着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老头子定下的这些国策,很多只适用于大明初立这一时刻,一旦国家稳定,就必须更改,否则,就会给大明的灭亡留下祸根。”

“就拿卫所屯田制度来说,闲时为农,战时为兵,乍一听这确实是一件好事,不费百姓一点粮食,便可养活百万大军。”

“但你有没有想过,士兵放下武器,拿起锄头,时间一长,他们还有多少战斗力,一旦战事兴起,他们就只能拿人命去填。”

“还有,个别卫所,已经出现了侵占士兵农田的事情,士兵没有了农田,就只能给当佃农。”

“看看,大明立国才几年啊,就已经出现了喝兵血的事。”

“要是任由这样发展下去,我大明的卫所就要烂透了,卫所的军官,将会成为一个个大地主,大军阀,专门趴在我大明身上吸血。”

“以后要是有外敌入侵,你还能指望一群吃不饱肚子的佃农击退外敌?”

“如今北元已灭,有些东西,该着手改变了。”

“老大!”

听完朱樉语重心长的话,朱标久久不能言语。

他一直以为只要是父皇定下的国策就是好的,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弊端。

他一时间心乱如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朱樉一边吃菜一边喝酒,也没有催朱标。

因为这些都是原本历史上发生过的事。

他知道,这些信息,朱标需要时间去消化。

如果他没有后世的眼光,也会觉得老朱定下的政策是好的。

可他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就要尽可能的避免大明走上原本的老路。

不知道过了多久,朱标抬头看向朱樉,嘴唇干涩,嗓子有些沙哑的问道:“老二,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改革,实行新政。”朱樉缓缓说道。

“这方面我已经有了一些思路,也做好了前期计划。”

“要是改革成功,不说千年国运,直追周朝的八百年国运,我觉得还是有可能的。”

“这真的可以吗?”朱标有些不可置信。

“就看你有多大的决心了。”

“事关我大明国运,我自然责无旁贷。”

“好,那就让我们兄弟合力缔造出一个盛世大明。”

朱樉笑了,虽说朱标的性子有点软,但牵扯到大明国运,他也会硬起来。

兄弟二人碰了一杯,相视一眼,全都笑了起来。

“老二,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朱标放下酒杯,问道。

“改革之事事关重大,得徐徐图之,不可、操之过急。”

“而且,改革需要大量的钱财,朝廷穷的叮当响,老头子恨不得把一文钱当成两文钱来花。”

“所以,我打算成立大明皇家商业司,赚取钱财,为改革和今后的新政攒下足够的底气。”朱樉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可是这样的话,朝堂上的文官恐怕会说你与民争利。”朱标有些担忧的说道。

“哼,什么与民争利,不过是怕我伤害到他们的利益罢了。”朱樉冷哼一声。

“再说了,朝堂上的衮衮诸公,有几个屁股底下是干净的,惹急了我,我把他们全砍了。”

“老二,你就放心去做吧,父皇那边和朝堂上交给我。”朱标也明白朱樉说的是事实,当下说道。

“这就对了,未来这大明皇帝是你来当,你可不能给我拖后腿。”朱樉笑道。

兄弟二人又开始说笑起来,觥筹交错,直到半夜。

——

第二天。

朱樉睁开眼睛,感觉脑袋还有点胀。

转头看向身边,朱标还在打呼噜呢。

昨晚兄弟二人喝的太多了,就这样睡在了一起。

看了一眼窗外,天已经大亮,早朝都不知道开始多长时间了。

朱樉不由得无奈自语:“下了朝之后,老头子恐怕又要唠叨了。”

…………

新人新书,求支持!


早朝结束后,乾清宫。

老朱手里拿着奏折,不过却怎么也看不下去。

他抬头看向门口的老太监,开口道:“太子还没有醒来吗?”

“回陛下,东宫那边传来消息,还没有。”老太监回答道。

“等太子醒来,让他来见咱。”

“是。”

今日早朝,太子竟然没来上朝,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啊!

这可让满朝文武思绪纷纷。

得知真相的老朱差点没在奉天殿破口大骂。

这个混账老二,竟然拉着太子喝酒喝到半夜。

半个多时辰后,朱标匆匆赶来,老太监注意到后,轻声说道:“陛下,太子来了。”

“让他进来。”老朱说道。

“儿臣参见父皇。”朱标恭敬行礼。

“起来吧!”老朱淡淡道。

“谢父皇。”

“说说吧,昨晚是怎么回事?”

朱标今早醒过来之后,意识到自己错过了早朝,也是懊悔昨晚不该喝那么多的。

只是朱樉给他画的饼让他有些上头了。

缔造盛世大明,哪个君主会拒绝呢?

尽管他现在只是一个储君,但那也是君啊!

他对于自己的能力,还是有着清醒的认知的,当个守成之君,绰绰有余,但是开疆拓土之君,就有些不足了。

好在他还有二弟。

“回父皇,二弟凯旋回京,儿臣想着为二弟接风洗尘,一高兴就喝多了。”

“嗯,以后老二会是你的左膀右臂,怎么相处你自己看。”老朱并没有责怪朱标,这倒是让后者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也能看出老朱对朱标的宠爱。

“老二早就到了成亲的年龄了,拖了这么多年,也该成亲了,你觉得谁家的闺女合适?”老朱又问。

“徐叔叔家的长女,今年也有十七了吧?”朱标想了想,说道。(年龄剧情需要)

“而且,妙云妹子,在这京城之中也是有不小的名气,不少先生都夸赞她聪慧,另外,听说魏国公府的事物都是由她把持,她与二弟,可谓是天作之和!”

闻言,老朱也点了点头,此次北伐,徐达的功劳也不小,但他已经位极人臣,老朱还没想好怎么赏赐,这话倒是给了他灵感。

自古以来,对于徐达这种赏无可赏的人臣,基本上都是与皇家结亲,以示恩宠。

“那就让徐达进宫一趟,问问他的想法。”

——

另一边。

朱樉一醒来就回到了自己的王府,早饭都没有在东宫吃,就怕老朱把他叫过去唠叨。

此时,朱樉坐在书房,想着拿什么赚钱。

盐,糖,酒等等,都是暴利。

不过大明开国以来,粮食短缺,老朱下令禁止用粮食酿酒,所以酒的生意,朱樉暂时不打算做。

当然,暗地里可以,但那样有限制。

思来想去,朱樉还是决定卖盐。

盐,可是关乎着民生的,那些盐商,凭借着粗盐,就赚到盆满钵满,而且价格居高不下,所以这种生意,还是掌握在皇家手中的好。

而盐引,是老朱为了增加财政收入颁发的,而每年上缴的盐税,占据的税收的一半,可以说是非常重要。

这项制度用来解燃眉之急是可以的,但作为一项长久的制度是远远不行的。

早期因为老朱严苛的管理制度,盐政系统能够正常运行,可是到了中后期,朝廷对于官员的控制力度变弱,一些腐败的官吏开始插手食盐牟利,官商勾结买卖私盐,从而导致整个盐政都处于一种不良的运转下。

直接影响了整个明朝的财政收入。

而掌握在皇家手中之后,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就会小很多。

朱樉让人把张玉叫了过来。

“王爷!”张玉恭敬行礼。

“本王有事交代你去做。”

“王爷请吩咐。”

“京城附近有盐山,你去都给我买下来。”

“是。”

张玉下去了,他不会去质疑朱樉的话,因为朱樉的话对他来说就是军令。

盐山上的盐是有毒的,对于很多人来说,要之无用,弃之可惜,有人要买,他们也乐得卖,更何况,买的人是秦王呢。

在张玉离开后,朱樉也没有闲着,他将制盐的方法写了下来,等张玉将盐山买下来后,就开始尝试制盐。

——

中午,坤宁宫。

“三弟,快坐快坐。”

老朱看见徐达,开心的连忙让他入座。

“上位,有啥事,你就说吧!”

“不然,咱不敢坐啊!”

看见面前这一桌丰盛的酒菜,徐达顿感不妙。

“也没啥事,今天就是家宴,你嫂子正在给你做烧鹅呢,你先坐下等等。”

老朱笑道。

一听烧鹅,徐达顿时不敢坐下了。

“上位,你这烧鹅,咱吃不起啊。”

“咱记得当年打陈友谅的时候,你们两口子就请咱吃烧鹅,那次咱差点就把命丢了。”

“攻打元大都(北平)的时候,你又请咱吃烧鹅。”

“又是差点丢了命。”

“这次你不说清楚,咱不坐,咱也不吃。”

徐达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

恰在此时,马皇后端着烧鹅走了进来。

“天德(徐达.字)啊,来了就坐下。”

“嫂子,你们两口子的烧鹅,咱是真不敢吃。”

“天德你就放心吧,这次真的是好事。”

“真的?”

“当然是真的,嫂子还会骗你不成。”

“咱相信嫂子。”

徐达乖乖坐下。

他心中清楚,这次的确是好事,但他是一个聪明人,不会轻易表露出来。

同时他又非常懂进退,这也使得他成为了开国功臣中能够善终的几人之一。

“咋,你嫂子的话你就信,咱的话你就不信?”听到徐达的话,老朱佯装不满的说道。

“哪儿能呢!”徐达笑道。

“咱就是不信自己婆娘,也不能不信上位啊!”

老朱满意的,不再纠结此话。

马皇后端起酒壶,给老朱倒满酒,然后又给徐达倒酒。

“嫂子,使不得,使不得。”徐达连忙站起来。

“你是重八的兄弟,有什么使不得的。”马皇后说道。

“就是,一家人你说什么两家话啊!多见外!”老朱也说道。

见此情形,徐达感觉自己的猜测又印证了一些。

“嫂子,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

新人新书,求支持,求催更,求好评!


“天德啊,听说你家大闺女今年十七了,还没有许配人家?”马皇后说道。

果然……徐达心中一禀,嘴上回答:“是啊,再有几个月就十八了,已经是大姑娘了。”

“咱给她说了好几户人家,她死活不同意。”

徐达的表情有些无奈,也不知道是不是演的。

听到这话,马皇后眼前一亮,这不正好符合自家老二的要求嘛!

最重要的是,这些孩子从小都是一块长大的,彼此之间也很熟悉。

老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对于子女的婚事,他一向是交给马皇后负责的。

“那天德,你觉得咱家老二如何?”马皇后问道。

“秦王殿下是咱们大明的少年战神,有上位的风采,自然是极为优秀。”徐达说道。

“那让咱家老二给你当女婿,你觉得如何?”马皇后说道。

“嫂子,这……”徐达面露“为难”之色。

“咋,你刚刚还说咱家老二优秀呢。”老朱见此,眼睛一瞪,不满的说道。

“上位,咱不是这个意思。”徐达连忙说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老朱说道。

“上位,您儿子什么性格,您自己清楚。”徐达小声嘟囔。

老朱老脸一红,他知道徐达指朱樉无法无天,但这他也没有办法,因为朱樉连他这个当老子的话都不听。

不过他当然不能承认,这是面子问题。

于是蛮横说道:“就这么定了,咱会下旨。”

“哎,臣,遵旨。”徐达叹了一口气。

看着两人这个样子,马皇后给了老朱一个白眼,好好一件事搞成这样。

……

脸色难看的徐达离开皇宫后,顿时露出了笑容。

对于朱樉这个女婿他满意吗?

当然满意,但是不能在老朱面前表现出来。

他是开国第一功臣魏国公,朱樉是第一藩王,两人走的太近不是一件好事,而且容易引起老朱的猜疑。

不管是为了他女儿,还是为了徐家,他都只能这样做。

唉,难啊!

回到国公府。

徐达刚坐下,一个长相恬静,姿容绝美的少女端着茶款款走来。

“爹,喝点茶。”

“妙云啊,一转眼你就这么大了,爹有点舍不得你啊!”徐达看着自己女儿,缓缓说道。

“那女儿就留在府上,多陪陪爹。”徐妙云在一旁坐下,笑道。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爹不能再让你拖下去了。”

“今天陛下也说了,要给你和秦王赐婚。”

“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爹,你说什么呢?”徐妙云俊俏的脸蛋上浮现一抹羞红,有点不好意思。

“咱是你爹,还能不知道你的心思?”徐达捋着胡须笑道。

朱樉少年成名,北伐之时又立下赫赫战功,是整个京师的二代都羡慕的存在。

更遑论这一次,活捉了北元皇帝,找到了传国玉玺(早朝宣布了),使他的名声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自古美人爱英雄,徐妙云也不例外啊!

更不用说和朱樉从小就相熟,说一句青梅竹马也不为过。

……

另一边的朱樉还不知道自己的婚事就这样定下了。

他看着手里的地契,心中满意。

“张玉,做的不错。”他笑道。

“这都是末将应该做的。”张玉说道。

“你从盐山带回来的那些盐在哪里?”朱樉问道。

“已经放在了厨房。”

“不过王爷,那些盐有毒,不能食用。”张玉担心朱樉要食用,提醒道。

“我知道。”朱樉没有解释什么。

随即起身走向厨房,张玉紧随其后。

厨房里还有其他下人,不过朱樉都让他们离开了。

“王爷,要怎么做?”

张玉和朱樉停在一堆像石头一样的盐块前,问道。

“你把它们捣碎。”

“然后用水化开。”

朱樉吩咐道。

“是。”

张玉孔武有力,很快几个盐块就被捣碎。

然后放进盆里,用热水化开,觉得速度有点慢,朱樉又进行搅拌加速。

当被捣碎的盐块化开之后,朱樉就开始等待沉淀。

这些盐山的盐块中含有对人体有害的杂质,朱樉要先等它们沉淀完成后,再进行过滤。

不知过了多久,沉淀完成。

朱樉趁着等待沉淀的时间,制作了一个简易过滤器,石子、沙子、木炭、棉布,然后端起盐水过滤。

过滤好的盐水倒入锅中,就可以进行最后一步,蒸发了。

锅底熊熊烈火燃烧,不多时锅中就只剩下了一层雪白。

目睹全程的张玉只感觉神奇无比。

“王爷,这是?”

“精盐!”朱樉笑道。

“这是精盐?不会有毒吧?”张玉感到怀疑,因为这是他亲自从盐山带回来的。

“什么毒?我前面的那几道工序已经将里面的毒都排出去了。”朱樉没好气的说道。

话毕,朱樉用筷子夹起一点盐放进嘴里品尝。

啧啧!

没有异味,品质比宫里的贡盐还要好。

“你也尝尝。”朱樉又对张玉说道。

张玉品尝了一下,眼前一亮。

“王爷,好盐啊!”

“若是军中将士也能吃上这种盐,战斗力肯定会上升的。”

“哈哈,这种盐本王以后是要普及整个大明的,军中也不例外。”朱樉说道。

“末将代将士们谢过王爷。”张玉激动道。

人要是长时间不吃盐,会导致精神萎靡,军队承担着保护国家的重任,要是没有好盐的话,战斗力也是会受影响的。

朱樉摆了摆手,和张玉把剩下的盐块都制成了精盐。

最后一共得到了十几斤精盐。

“以后这精盐就是我们秦王府的生意了。”朱樉笑道。

张玉也笑了,这精盐的品质这么好,以后肯定不愁卖。

“张玉。”

“末将在!”

“持本王虎符,从虎威营中调一卫将士,分部驻扎在几座盐山的周围。”

“是。”

虎威营,是朱樉直属的军队,他的王府三卫。

接着,朱樉将制好的精盐,分成了几份。

“这份是给你的。”朱樉将包好的一斤精盐递给张玉。

“谢王爷赏赐。”张玉感激道。

剩下的三份,一份是留给王府的,另外两份朱樉准备带进宫。

“好了,去做事吧,盐山的重要性你知道了,不要让我失望。”

“请王爷放心,末将不会让王爷失望的。”

“嗯,去吧!”

……

……

新人新书,求支持,求催更,求好评!


制作精盐,忙活了一下午,离开王府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朱樉揣着两包精盐径直前往了东宫。

东宫的侍卫都知道朱樉和太子的关系,所以也没有阻拦。

“老大,老大!”

朱标还在处理奏折,听到朱樉的声音,抬起了头,下一刻就见到朱樉走了进来。

“老二,这么着急,有什么事吗?”朱标笑着问道。

“给你看样好东西。”朱樉笑道。

接着掏出了带来的精盐。

“尝尝。”

朱标没有犹豫,用手指夹起一点放入嘴里。

“这是,盐?”

他的反应和张玉差不多。

“这是什么盐?怎么感觉品质比宫里的还要好?”

“这是我刚刚制作出来的精盐。”

朱樉笑道。

“让你东宫的厨子用这精盐做俩菜试试,正好我还没吃呢!”

“行!”朱标点点头,然后就吩咐人去做了。

等的时间不长,一桌精美的饭菜便做好了。

朱标尝了一口,朱樉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

“果然比平时好吃了不少。”朱标说道。

“这就是我创立的大明皇家商业司的第一桩生意。”朱樉道。

“你要卖盐?”

“怎么样?”

“成本如何?”

“很低,用的都是京师周边的盐山,一个人一天至少制作几十斤。”

“那定价呢?”朱标又问。

“五十文至六十文一斤。”

“你这价格怎么还不一样?”

“如果买的多的话,可以酌情优惠,每一百斤,每斤优惠一文,最多优惠十文。”

“这样的话,百姓也能吃上精盐了。”朱标点点头,这个价格不算离谱,甚至可以说太低了。

“老二,你这也算是百姓做了一件好事。”

“老大,你不会以为我的目的只有这点吧?”朱樉说道,无奈的看着朱标。

“老大,格局,格局要大一点。”

“你以后可是要当皇帝的,眼光要放长远一点。”

朱标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他自知自己的能力比朱樉要差点,但是朱樉根本不愿意当皇帝,说是太累了。

“那你还想做什么?”朱标问道。

朱樉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大明皇家商业司我刚给你说过了对吧?”

朱标下意识的点点头。

“大明皇家商业司下辖大明皇家粮业、盐业、糖业、布业等。”

“只要是和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都要涉足。”

“继续说。”朱标道。

他既然答应了朱樉要帮他扛住朝堂上的压力,自然需要知道的更多。

“你也知道,粮食关系着百姓的肚子,可是一到灾年,那些奸商就会出现哄抬粮价,搜刮钱财,逼得百姓卖儿卖女。”朱樉严肃道。

“这些奸商,该杀!”朱标也是愤怒道。

“我成立大明皇家粮业的目的就是为了平抑粮价,避免百姓灾年买不到粮食。”

“赚不赚钱,倒是其次。”

“但是,朝廷没钱,我手里也没钱,所以我打算先用精盐赚钱,然后再用这些钱来收购粮食。”

“还有一点,卖盐太赚钱了,与其那些钱都让盐商赚去,不如咱们自己赚,也能缓解朝廷的压力。”朱樉缓缓说道。

“皇室必须有自己的收入来源,不能一直用国库的钱。”

“老头子是开国皇帝,想用国库的钱补贴后宫,都有人反对,到时候到了你手里,会比老头子还难,到了你儿子手里,就更难了。”

“要是后面出现一个软弱的皇帝,国库的钱,一分也别想拿来自己用。”

朱标听的眉头紧皱,有些难以接受。

但是参考历代皇帝,还真有这样的。

“所以,国库的钱和皇家的钱必须分开。”

朱樉说道。

“我知道了。”

朱标点点头。

“最最重要的一点,百姓是否安稳,关系着国家是否安稳,也关系着咱们老朱家能不能坐稳皇位。”朱樉道。

“这话怎么说?”朱标认真了起来,关系着老朱家的皇位,不认真也不行。

“老头子当初为什么造反?”朱樉没有回答,而是反问。

“元庭无道,导致贪官污吏横行,民不聊生,百姓食不果腹,甚至易子而食,父皇顺应天命,起义。”朱标想了想,回答道。

老朱的爹娘饿死了,兄弟姐妹饿死了,侄子也只剩了一个朱文正,外甥剩下了一个李文忠。

“简单说,就是百姓吃不饱饭,所以要造反。”朱樉直接道。

朱标点点头。

“所以,这才是重中之重。”

“大明皇家粮业就会承担起一部分这样的职责。”

“朝廷再颁发一些利民的政策,百姓也就能安稳下来,就算是遇到灾年,也能更容易度过。”

朱樉说道。

见朱标陷入沉思,朱樉想了想,又补充道:“老大,你要牢牢记住一句话,我们老朱家的皇位,是和百姓绑定到一块的,而不是和百官。”

闻言,朱标神色严肃的点了点头。

朱樉的话,让他从另一个角度了解到了皇家和百姓之间的关系。

朱樉没有再说话,说了这么多,嗓子都干了。

自己给自己倒上酒,边喝酒边吃菜。

当朱樉吃饱的时候,朱标还在沉思。

“老大。”朱樉伸手在朱标眼前晃了晃。

“啊?怎么了?”朱标回过神来。

“卖盐需要铺子,我是来跟你要铺子的。”

“京师东南西北,各一间铺子,你准备好之后让人跟我说一声。”

“到时候利润分你一成,再给娘一成,老头子就算了。”

“剩下的钱还有大用。”

朱樉并没有忘记自己来此的目的,于是对朱标说道。

“明天我让人把铺子的地契给你送过去。”

“好。”朱樉点点头。

“对了,这包精盐是给母后的。”

朱樉掏出最后一包精盐,放下。

“那我就先走了。”

“我送你。”

“不用了,我认得路。”朱樉摆了摆手,离开了东宫。

“接下来就是制盐用的装备了,明天去一趟工部。”

“嗯,去白…嫖……”

“唉,壮大大明,任重而道远啊!”

…………

新人新书,求支持,求催更,求好评!


东宫,在朱樉离开之后,朱标就赶往了乾清宫,临走之前,还拿上了朱樉留下的那包精盐。

乾清宫的偏殿之中,此时还有着烛火亮着。

作为最勤政的皇帝,老朱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忙到大半夜。

“陛下,太子来了。”老太监来到老朱面前小声道。

“这个时候他还没休息?”老朱心里嘀咕。

“让他进来吧!”老朱接着说道。

“是。”

“儿臣参见父皇。”朱标恭恭敬敬的行礼。

“起来吧!”

“标儿,这个点儿不休息,来找咱是有啥事吗?”

老朱笑容和蔼的问道。

“刚刚二弟来找我了。”朱标说道。

门口的老太监一听这话,心头一跳,默默的退了出去。

咱们这位秦王爷什么德行,大家都清楚,无法无天,什么大逆不道的话都敢说。

也就是他,换做其他人,九族都不知道死了几次了。

老太监不想知道秦王说了什么,这属于皇家秘闻,要是知道不该知道的,就小心自己的狗命吧!

这也是在宫里的生存之道。

老朱注意到老太监的动作,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老二这逆子该不会又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了吧?

“老二找你有什么事?”

“父皇您看。”朱标将怀里的精盐拿了出来。

接下来老朱的反应和朱标之前的反应差不多。

当朱标将朱樉的话转述完之后,老朱不由冷哼一声。

“这逆子,眼里就没有咱这个当爹的。”

因为他听到眼前这包盐是朱樉孝敬马皇后的,还有给马皇后的大明皇家盐业的一成收入。

“气死咱了。”老朱越想越气,看着眼前的精盐,心里越来越酸。

朱樉:老头子要气死了?还有这好事?

不过朱樉的一些见解,却是给了老朱一些想法。

他皱着眉头开始沉思。

朱标见此也不敢说话,只能在一旁静静的站着。

许久之后,老朱重重叹了一口气。

老二虽然是个逆子,但他是个明白人啊!

于是抬头看向朱标:“老二说的不错,咱们老朱家的皇位,是和百姓绑定到一块的,而不是百官。”

“标儿,你也要记住,咱们大明,是天子与百姓共天下,而非士大夫,咱大明不是赵宋。”

“儿臣谨记!”朱标恭恭敬敬的说道。

“嗯,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儿臣告退!”

“对了,标儿。”

“父皇还有什么吩咐?”

“老二给你的那一成盐业收入,你记得给咱交上来。”

“父皇,儿臣也需要钱啊。”

“现在朝廷上上下下哪里不需要钱,你作为太子,不能一点责任都不负。”

见朱标还想说什么,老朱眼睛一瞪。

“咋,你是不是想学老二,也当逆子?”

朱标还能说什么,只好转身离开。

老朱看着朱标消失在门口的背影,忽然就笑了。

脑海中也在计划着有了钱要怎么花。

至于朱樉孝敬马皇后的钱,老朱没敢插手。

因为马皇后嫁给他之后,吃了太多苦了,就算现在当了皇后,也依然是省吃俭用。

儿子好不容易孝敬点,他要是拿了,他感觉自己以后就没脸见马皇后了。

——

出了乾清宫,朱标一脸的愤愤不平。

“不敢去抢老二的钱,就抢我的,觉得我好欺负呗!”

“怪不得老二一直叫你老头子。”

老太监正准备返回乾清宫,就听到了朱标的嘀咕。

那一张老脸,瞬间就绿了。

咱家今天是不是没有看黄历啊,怎么就这么倒霉啊!

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而是恭恭敬敬的朝朱标行礼。

后者点了点头,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回到东宫的时候,朱标也冷静了下来。

想起之前自己光顾着听朱樉说了,也没告诉朱樉他自己的喜事。

“算了,明天下朝之后,我亲自去找一趟老二吧,顺便把地契交给他。”

——

第二天,朱樉起床之后练习了一下武艺。

这玩意儿,不进则退。

之后吃完早饭就前往了工部。

凭借他秦王的面子,让工部打造几口大锅,也没人过问。

随后,朱樉就让工部的人,拉上打造好的铁锅,前往了城外的盐山。

“末将参见王爷。”张玉行礼。

“嗯!”朱樉点点头。

然后就让工部的人离开。

“让人将这些锅抬进去。”朱樉吩咐。

“是,王爷。”张玉道,接着吩咐士卒将铁锅抬了进去。

“精盐的制作方法你已经了解了,现在交给你,能不能做好?”等张玉再次回到身边,朱樉问道。

“末将定不会让王爷失望。”

“嗯,过滤的时候一定要多过滤几遍,以防万一。”朱樉叮嘱。

“请王爷放心。”

“那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朱樉道。

——

朱樉刚回到王府,朱标就找了过来。

“老二,老二。”

朱标一进门就大喊,遇到跟他行礼的太监,也不理会。

“老大,你叫那么大声,嚎丧呢?”

朱樉走了出来,不满的说道。

“老二,地契我给你带过来了。”

朱标也不在意这些小问题,笑着说道。

“你随便找个人给我送来就行了,怎么还亲自来了?”

“是不是有什么事?”朱樉看着朱标,问道。

嘿嘿~

朱标笑了笑:“好事。”

“啥好事?”朱樉有点疑惑的问道。

“进去说,进去说。”朱标推着朱樉进去房间。

然后朱樉就看着朱标给自己倒上茶,猛喝一大口。

“到底啥事啊?”

“你的事,好事。”朱标笑着。

朱樉也不说话,就盯着朱标。

见此,朱标有点难受。

咋还不问了呢?好歹让我有点成就感啊!

“咳咳!”朱标轻咳两声,这才说道:“父皇已经决定,给你和徐叔叔家的大闺女赐婚。”

“一转眼,老二你也要成家了。”

朱标笑着看着朱樉。

“我知道了。”朱樉点点头,没有表现出多意外。

他早有猜测,马皇后会给他从勋贵之中挑选。

唯一有点意外的是,竟然是徐家长女,徐妙云。

这是把未来的永乐大帝的媳妇给截胡了啊!

老四,不要怪哥哥,父母之命难违啊!

嘿嘿~

…………


朱樉和勋贵二代们基本上是一起长大的,彼此之间也是非常熟悉。

所以跟徐妙云,完全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只不过自从军之后,就没怎么见过面。

所以这次赐婚,除了让他有点意外,还有点惊喜。

“老大,你还有别的事吗?”朱樉看着朱标问道。

“没了。”朱标愣了一下。

“那你还不赶紧回你的东宫去,一天天的很闲是不是?”

朱标脸色一黑。

好你个老二,我告诉你这个好消息,你都不知道感谢一下。

朱标气呼呼的离开了。

看着朱标的背影,朱樉笑了笑。

随后朝门外喊了一声:“刘宝。”

很快,一个太监就跑了过来。

刘宝是秦王府的总管太监,不过二十多岁,为人比较机灵,这也是当初朱樉让他当这个总管太监的原因。

“王爷!”刘宝一脸的恭敬。

“准备一份礼物,本王要去魏国公府。”

“另外再给徐大小姐准备一份。”

朱樉吩咐道。

“是,王爷。”刘宝笑着退下,心中已然有了猜测。

刚刚太子殿下来过,没多久就离开了。

而太子离开后,自家王爷就要前往魏国公府,还点名了要给徐大小姐准备一份礼物。

再想想自家王爷如今的年龄,什么事还用说吗?

能够成为王府总管,他的脑子自然是好使的。

没用多长时间,刘宝已经将礼物准备好了。

顺便还让人备好了马。

朱樉走出王府大门,骑上自己心爱的白马,哒哒哒地向着魏国公府而去。

毕竟,好几年都没有和徐妙云联系过了,感情都淡了,现在提前联系一下感情,免得到时候成亲的时候尴尬。

还有,一旦老朱的赐婚圣旨下来,男女双方是不能见面的。

这是朱樉最不喜欢的,凭什么不让他见自己媳妇。

所以,趁着圣旨还没有下,朱樉先去一趟魏国公府。

等圣旨下了之后,自己想见徐妙云,就只能偷偷摸摸的。

不管是避免那些御史弹劾,还是为了徐妙云的名声着想,都不能光明正大,该做的遮掩是必须的。

不知不觉,朱樉就来到了魏国公府。

门口的侍卫见到后,连忙行礼。

“见过秦王殿下。”

朱樉将白马缰绳递过去,随口问道:“魏国公在不在?”

“回殿下,老爷刚回府不久。”

这时,魏国公带着自己儿子出来迎接了。

毕竟朱樉是亲王之尊。

“臣徐达,见过秦王殿下。”徐达规规矩矩的行礼,没有一点老将的架子。

这也是他为人处世的准则,时刻牢记君臣有别。

“徐叔叔,快快请起,你是看着我长大的,这是做什么?”朱樉连忙将徐达扶起来。

这可是自己未来老丈人啊,得讨好!

“殿下,礼不可废!”

“什么礼不礼的,不必在意。”朱樉笑道。

徐达坚持,朱樉无奈。

怪不得人家最后能善终呢,瞧瞧这态度。

徐达等人将朱樉迎进府中。

礼物自然是交给了徐达,其中送给徐妙云的礼物还特意点了出来。

这让徐达不由多看了一眼朱樉。

心中猜测朱樉也知道了赐婚的事。

不然就不会这么急着上门来了。

好在圣旨还没有下,让他和闺女见一面也没有什么。

当将朱樉引入正厅之后,徐达长子徐允恭(后为避讳建文帝朱允炆改名徐辉祖)悄悄跑去后院找徐妙云了。

“大姐。”

“秦王殿下来了。”

“什么?秦王殿下来了?”徐妙云微微诧异。

“我看秦王殿下是来找你来了。”

“胡说什么呢?”徐妙云红着脸道,到底是女孩子,脸皮薄。

“陛下要给你和秦王殿下赐婚,秦王殿下肯定也知道此事了。”

“也许秦王殿下是来找爹的。”徐妙云嘴硬道。

徐允恭笑着也不揭穿。

与此同时,正厅之中,朱樉和徐达把该聊的都聊完了。

朱樉看着徐达,也是无奈,他暗示多次要见徐妙云,徐达就是不接招。

既然这样,朱樉也只能摊牌了。

“徐叔叔,怎么不见妙云啊?”这声妙云,叫的无比自然。

徐达听的一张老脸顿时黑了下来。

自己养了快十八年的闺女,一转眼就要成别人家的了,心情能好才怪。

“殿下,我也不知道。”

“那我自己去找吧。”

朱樉点了点头,起身说道。

两人都没有提及赐婚的事,圣旨没下,就不方便说。

徐达点了点头,让侍女带着朱樉去了后院,免得看见朱樉和自己闺女在一起,心情更差。

更何况,自己也拦不住朱樉,索性就顺水推舟。

来到后院,朱樉就见到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坐在亭子下,手里拿着一本书。

徐允恭在旁边不知道说着什么。

这时,徐允恭发现了朱樉,刚要开口,就被朱樉示意安静。

徐允恭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随后离开亭子。

朱樉缓缓走上前,少女特有的气息涌入鼻尖,让朱樉的心神一阵荡漾。

回过神来,朱樉就站在一旁盯着徐妙云的侧脸仔细观察。

后者似是有所察觉,回过头来。

好在朱樉的反应够快,及时将目光转移到书上。

“在看什么?”朱樉先发制人。

“啊?殿,殿下?”徐妙云吓了一跳。

“见过殿下。”徐妙云起身行礼。

朱樉将其扶了起来,随后坐在了徐妙云的对面,笑道:

“多年不见,倒是生分了不少啊!”

“我记得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小时候不懂事,还望殿下恕罪。”徐妙云的俏脸上闪过一抹嫣红,回道。

“坐下说。”朱樉笑道,打量着徐妙云。

“谢殿下。”徐妙云道。

和小时候相比,徐妙云的变化不算大,反倒是出落得越发亭亭玉立,略施粉黛,便已是人间绝色。

朱樉不说话,徐妙云也不敢说话,但是被朱樉一直这么看着,难免会有些害羞脸红。

朱樉也察觉到了徐妙云的变化,当即咳嗽一声掩饰。

刚刚一时失神,差点露出窘态。

徐妙云掩嘴没有笑出来,但这一幕却更加吸引朱樉。

朱樉连忙收回目光,心说对不起了老四。

“赐婚的事你应该知道了吧?”

……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