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书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傅总别追了,夫人已经拔刀了

傅总别追了,夫人已经拔刀了

想睡觉123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颜六色的马甲+追妻火葬场+托马斯全旋大型修罗场+双大佬+团宠云念念吃着火锅喝着小酒看着身后追来的傅云修,淡定的拔出了她40米的大砍刀。傅云修:老婆贴贴云念念:受死吧,狗东西曾被当成血袋实验品的她,在她走后,纷纷后悔。等云念念再次回到京城之中,站在所有人面前时,她的马甲掉了一地,引得众人侧目。傅云修红了眼跪求原谅,只求给他一个名分。

主角:云念念,傅云修   更新:2023-03-19 02: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念念,傅云修的武侠仙侠小说《傅总别追了,夫人已经拔刀了》,由网络作家“想睡觉123”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颜六色的马甲+追妻火葬场+托马斯全旋大型修罗场+双大佬+团宠云念念吃着火锅喝着小酒看着身后追来的傅云修,淡定的拔出了她40米的大砍刀。傅云修:老婆贴贴云念念:受死吧,狗东西曾被当成血袋实验品的她,在她走后,纷纷后悔。等云念念再次回到京城之中,站在所有人面前时,她的马甲掉了一地,引得众人侧目。傅云修红了眼跪求原谅,只求给他一个名分。

《傅总别追了,夫人已经拔刀了》精彩片段

灰蒙蒙的天空,潮湿的地面。

绚烂的霓虹灯在细雨中被打上马赛克,色块模糊不清。

苏念念站在便利店前,欢迎光临一次次响起,路人买走一把又一把伞。

她搓搓发冷的手,春雨很寒,这天刚还是晴空万里暖阳高照,现才下午五点就刮起了风。

舍不得买伞,浑身上下就只剩200块了。也无家可归,被苏家赶出来,没让她带走任何物品。

穿着单薄的长裙站在便利店门口,也不敢进去,她害怕店员嫌不买东西将她赶走。

长长的睫毛就像沾水的蝴蝶因为寒冷不停的扑闪着,小心易碎。

又一声欢迎光临响起。

这个小小的便利店门口停下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她瑟缩的蹲着,双手环抱着自己,眼眸呆呆的盯着脚尖,长发披散在后面还有点湿。

车上的司机先下车,撑起一把黑色的大雨伞 ,拉开后座位。

一尘不染的皮鞋踩在地上的水坑,激起一阵涟漪。

“苏念念。”干净清冷的声线中带着丝焦急。

听见有人喊自己名字,苏念念抬起头,仰望着停在面前的男人。

打理整齐的西装,金丝眼镜架在那张俊美的脸上,镜片后是双冰冷的眸子 。

苏念念冷漠的撇过头,揉了揉已经蹲麻僵硬发冷的双腿 ,站起都有点歪歪扭扭。

“认错人了,我不叫苏念念。”没有给一个眼神,起身就要走。

擦肩而过,雨打在苏念念脸上,寒意更多了几分。

“苏念念!!”傅云修追了上去,身后的司机连伞都没来及得遮住他。

现在的苏念念就像行尸走肉,失去了生气。她甩开傅云修扯着自己的手。

手掌中的皮肤是那样冰冷,惨白的皮肤因为雨水的冲刷更没了血色。

“念念我们回去好不好?”

司机追上来给傅云修撑着伞,他在傅家工作了二十多年了,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第一次见傅云修这样卑微。

苏念念眼神中没有一点光彩,没由来的笑了起来。

掀起胳膊上的袖子,白皙纤细的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青紫的针眼。本是少女莲藕般白嫩的臂膀却盛满了痕迹。

“傅家只手遮天,逃到天涯海角那里又不是你们的人?逮我回去又要和苏家一起抽我的血提我血清吗?”

苏家不愿惹上傅家,又看不得养育过的自家女儿在面前苦苦挣扎,在苏念念从实验室逃出去回去见到的第一刻就将她无情赶了出去。

没有丝毫犹豫,生怕傅家一会在他们苏家中找到苏念念而迁怒他们。

苏念念在傅家的医药实验室绝望了一次又一次,支撑着她活下去逃出去的唯一念头就是,苏家还有爱她的奶奶爸爸妈妈。

可当她真的逃了出去,回到苏家却被最疼爱的亲人抛弃。

他们告诉她,她不是苏家亲生的女儿,只是为傅家豢养的实验品笼中鸟。

晴天霹雳,在苏家度过感受了18年的亲情,实验室中2年无止境的身体折磨,她没法接受深渊中唯一的光亮美好也是虚假的。

傅家继承人傅云修有着罕见血液病,在他6岁时病,每月需要定时输血。

他倒霉,碰巧还是稀有的Rh阴性血,万里挑一的熊猫血。

傅家权势滔天,可以找到血却不能治愈他的病。

可一切不可能皆有可能,在傅家的财力支撑下全球最顶尖的实验室找到了突破方向。

于是不幸也降临到苏念念身上,她也是熊猫血,在傅家的示意下她这个孤儿被苏家领养。

傅家实验室送来了一号药,她18年不间断的被苏家的人喂下这种药。

累计不断的药物让她产生了抗体,18岁生日成年后她被带到了傅家实验室,不断的在她身体里提取出血清给傅云修治疗。

思绪回转,看着面前的男人,苏念念只觉得好笑。

她20年的人生就是个大笑话,老天让她存在的意义难道就是为傅云修做药?

苏念念后退半分,她不想回去做药,傅云修这副卑微的样子在她眼里也只是担心他的药有没有受损吧。

忽而,停在门口路边劳斯莱斯被一辆宾利车撞开,巨大的声响让忙着回家的路人也驻足观望了起来。

两辆豪车相撞。

宾利车上下来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一头白发,不同于傅云修的冷,他身上更多的是邪气。

和傅家财力上几乎是并列的沈氏药业集团的小儿子沈礼,也是傅家实验室的负责人。

“傅总这会怜香惜玉起来了吗?这个月的血还没有抽够呢。”

沈礼慵懒的倚靠在车门边,从包里拿出一根烟,明明是儒雅的外表,可随着香烟的烟雾弥漫让他身上的邪气更添一层。

“念念我们回去好不好,很快就不会再痛了……”

傅云修走近她,再次重复着这句话。

“沈医生。今天是5号。”苏念念无视了傅云修,径直走到沈礼面前。

都是15号抽血,这次提前了10天了。

见苏念念走来,沈礼掐灭了只抽了两口的烟。

半支烟落入路边的水坑中一下就熄灭了。

“苏小姐健忘,上个月我说过五号是最后一次了。”

苏念念灰沉的眼睛中露出一丝光。她怎么不会记得,只是她将这话当成玩笑,沈礼戏弄她的玩笑,没想到是真的。

“真的?”

沈礼抚上她的脸颊,盯着她的眼睛,语气里有着少有的认真。

“自然了,苏小姐我从来没有欺骗过你。”就像是蛊惑人心的妖魔,可苏念念没有迷失在他柔情的话语中。

面前的沈礼和身后的傅云修,对她而言都是地狱的恶鬼,抓住时机就会把她拖进火坑万劫不复 。

沈礼抬手,腕上是镶满钻的百达翡丽。

“现在五点半,七点到实验室,苏小姐有意见吗?”

“我有选择吗?”苏念念轻飘飘的说着就坐上那辆宾利车。

沈礼邪肆的笑了笑,挑衅的对傅云修使了个眼色。

“傅总,苏小姐我带回实验室了,药会按时送到你家。”

宾利车扬长而去。留下傅云修站在路边车溅了一身的水。

苏念念不愿意跟自己走,却愿意跟沈礼走。

傅云修心头有种莫名的失落。

京城的天总是阴雨绵绵,尤其是春天。

司机想擦拭他身上的水迹却被伸手挡了回来。

他摇摇头,只好看了眼劳斯莱斯车身后面,被撞的挺严重的。

只好在一旁打着电话叫着傅家其他车过来接他们。

才挂断电话,司机的电话声又响起了。

是苏家打来的。

看着司机为难的眼神,傅云修伸手拿过他手机。

“你们找到苏念念没有?”对面没想到是傅云修接了司机的电话,急切的问道。

“为什么不留下她等我来接。”傅云修冷冷的声音让对面的人沉默许久。

“傅…傅…总?”结结巴巴的问着。

“C城那个项目就先暂停吧。违约金苏家的会处理好吧?”

“好……”

苏家不敢多言,万般小心还是惹到了这尊神。好不容易争取到的项目,说没就没了。

而这边的苏念念披着沈礼的衣服,车里空调哪怕开到最高了还是不停的发抖。

苏念念长长睫毛掩住眼里的情绪。

今天下雨京城的路格外堵。

沈礼按着喇叭,惊得她一颤。

她瘦弱的身子一抖,睫毛微颤,眼睛失焦空洞,沈礼也停下来按喇叭的手。

他伸手摸向苏念念的额头,刚还是冰凉凉的这会就滚烫的要灼伤了他的手心。

红灯闪烁,沈礼油门一踩才不管什么就闯了过去。

“好冷呀,我好冷。”苏念念嘴里嘟嚷着,念得沈礼都皱起了眉。


车一路飞驰,连闯几个红灯,停在了京郊的一片白色的建筑前。

沈礼从副驾驶抱出已经烧到滚烫昏迷过去了的苏念念。

穿着白色工作服的人拿来担架,被沈礼不耐烦的踢开。

工作人员捡起被踢开的担架,看着沈礼修长的背影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两年里苏念念又不是第一次晕倒昏迷。

搞不懂领导在想什么。

沈礼将苏念念轻轻的放在床上,拿过工作人员推来的小车上的针,轻柔的扎进她手背上,将输液瓶挂上。

这是他配制的特殊营养液,苏念念的身体被摧残到早就不如常人康健了,这种营养液能让她尽快恢复体力。

因为要实验抽血其他用药就都不会给她用,只要不是大病,这种情况平时都让靠自己的免疫力恢复。

可沈礼却拿着推车上的纸笔龙飞凤舞的写出几个药名,吩咐一旁工作人员去捡药。

工作人员接过药单,迟疑的开口。

“今天还要抽血…这药吃了没法…”

沈礼回头冷冰冰的凝视着那个工作人员,声音没有一点温度的说着。

“你是傅家的人,这里也是傅家的实验室,可在这里我说了算。”

工作人员见他这样强硬,也只好讪讪拿着药单离去。

苏念念迷迷糊糊之间感觉到自己睡在实验室的房间里了,本能的想拔掉手上的针头。

“念念,不要乱动,喝药。”沈礼守在床边,用小勺子将药一口口的送进来她嘴里。

苏念念只觉得浑身难受,口干舌燥,也神志不清,这温柔的声音就像回到了小时候奶奶喂她药的场景。

眼皮沉重的睁不开,只得乖顺吞咽着微苦的冲剂,眼角滑过泪水 。

喝完最后一口药,她的泪水就像决堤了样再也止不住了。

“奶奶,奶奶,念念乖乖的,别不要我。”

沈礼看着迷糊的苏念念,擦去她眼角的泪,右手抱着她,左手在手机上按下了几个字,让下面人不再准备今天的抽血。

“念念乖,没有不要你。”

手机震动,是傅云修发来的消息,沈礼淡淡的瞟了一眼就丢在一边。

苏念念在15岁时就该进来这里,可沈礼的导师却病故了,实验研究也被耽搁了。

直到后来他接过导师的研究。

他从来都是只醉心在实验中,当初接下这个实验也是因为对医学的痴狂,为了完成导师的遗愿。

只要研究出能彻底治疗傅云修那极其罕见的血液病他什么都不在乎。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本是清醒的他却逐渐沦陷在苏念念的一举一动中。

他每次不顾苏念念的死活,不停的在她身上抽血、实验、注射药物。

她每次都能耍着各种手段的在实验室闹得天翻地覆,试图反抗他。

就像他第一次上解剖课时那只从他手里逃窜的小兔子,尽管最后那节课上他抓住了它,可每次回想起从他手里逃出去的感觉就越觉得它。

这种奇异的情感让他对苏念念这只并不温顺,不屈服命运的小兔子越发喜爱。

可现在他是真的想放走她了。他的感情在变化。

沈礼伸手拿出粘在苏念念裙子上的GPS,随手就丢进了垃圾桶。

今天就是他故意放走苏念念的,只想看看她逃走后会去哪里。

没想到她竟然还傻傻的认为苏家人是因为没有找到她才没有来救她。

离开的第一件事竟是去苏家。

跟着她,看着她被狼狈赶出来,无处可去,孤零零的蹲在便利店口。

那一刻他是很想带着苏念念离开,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

只剩最后一次,只要再提一次血清,研究就完成了,傅云修的病能被治愈好,苏念念才是真的自由了。

可他心里却是愧疚和害怕。

愧疚两年里把她关在这里不见天日。

害怕放她走后再也见不到她。

在不断的纠结和痛苦。

后半夜,苏念念终于清醒了过来。烧也退了。

环顾着四周熟悉的环境,苏念念苦笑,扯下针头,也不管从针孔处冒出来的血。

刚想开门,就和端着饭菜进来的沈礼撞了个正着。

饭菜热了几轮了,沈礼估摸着她也快醒了就端了过来。

苏念念看着餐盘上的饭菜,这不是食堂单一的伙食,是他自己做的。

拿着碗筷不停的刨着饭菜,没有和沈礼说一句话。

“已经过了12点,今天6号了,还没抽我血吗?”

沈礼在她的话中听不到一丝起伏。,平静的像一摊死水。

凑近她的脸,嘴角依旧勾着那抹慵懒玩世不恭的邪笑。

“我仔细想了一下,多留你一会,不急这一时。”

刨着饭菜的手顿住,苏念念没有过多惊讶。

果然,是骗她的。

她怎么会信这个人的话。

“你们真有意思。”吃完面前的饭菜,她又将自己蜷缩成一个小团抱着自己。

这种没有期限的希望比黑暗的绝望是要可怕,就像在深渊中捞着一颗散发着微弱光芒的夜明珠,她不断的去追寻它,这点光却成了诱饵带她进了更深的渊底。

沈礼收拾起吃完的碗筷,回头对心不在焉的她说道。

“好好养身体,下周。你吃了药现在没法抽血。”

苏念念望向沈礼离去的背影,白衣该是救世圣洁,可他不是天使是索命的白无常。

“好。”声音很淡,只有她自己能听见。

接下来的一周,傅云修没有来过实验室,也没有看见过沈礼。

她难得清净,按时吃饭,输着营养液。

不哭不闹了,比以前少了些活力。连实验室里其他工作人员都觉得她精神可能是出问题了。

可只有苏念念心里无比清楚,她现在没疯,精神正常的不得了,还谋划着烧掉这个困住她的实验室。

到了采血的时间,还是没有见到沈礼。

工作人员带着苏念念到了采血室。

她偷偷拿了沈礼的打火机。

这里的布局她两年来已经烂熟于心了。

采血室旁边就是材料室。存放着医用酒精。

沈礼到这时也没有出现,真是天都在助她。

她捏着口袋里的那个打火机,最后一次,她能逃出去的 !

采血室里,血源源不断的被抽走。

身体太过虚弱,眼前止不住的眩晕,嘴唇都发白了。

可一想到接下的行动,也努力的睁开眼睛保持着理智。

终于,工作人员扶着她站了起来。

脸色惨白,沈礼还是没有出现,她转头看向走廊的监控摄像头。

“我肚子疼,想去卫生间。”苏念念捂着肚子,为难的看着工作人员。

还好这次是个男性,他没有跟着苏念念去卫生间。

进到卫生间,苏念念费劲的打开窗户,这里是三楼,吹进来的风让她清醒了几分。

这栋楼后面是露天停车场,没有几个人。

她在洗手池用水泼了自己一把。从窗台翻了出去。

她不敢看脚下,只敢扒着窗台一点点挪动着。

风吹过来,她就像只摇摇欲坠的蝴蝶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危险。

手指尖被扣得通红,才被抽血的手臂没有一点力气。

就在快要掉下去的时候,她扒住了材料室的窗户,还是开着窗的。

苏念念从窗台瞄着房间里堆放着酒精的角落,终于笑了起来。

将包里的打火机点燃丢了进去。

终于支撑不住,掉下楼去了。

材料室里发出火光。

还在卫生间门口等着的工作人员还在奇怪苏念念怎么这会还没有出来,就听到了旁边触发的火警警报。

整层楼都是慌乱的,忙着灭火。

苏念念再去失去意识。她以为自己掉下去必死无疑了。

没想到楼下停车场停着傅云修的跑车。

也是苏念念倒霉,沈礼也在车上。

因为沈礼不住的抽着烟,傅云修就把车的顶棚打开了。

苏念念就这样直挺挺的落在两个人的头上。

这一砸把两个都砸懵了,反应了好半天才看清掉下来的人。

两个人对视一眼,看着昏过去的苏念念,望了眼窗户飘出来的火花。

“她……”傅云修脑袋还很痛,欲言又止。

沈礼查看了一下苏念念,看到她手臂上新鲜的针眼眸子暗了下。

他铁青着脸,掏出手机问着楼上的情况。

看着傅云修抱着苏念念的手,沈礼发火道。

“傅云修,你抱她上去治疗还不是继续闹。楼上没大碍,送旁边医院去。”

这个实验室建在京郊,旁边确实有医院,却是沈氏的私立医院。

“你让我把念念送你哪里去?”

傅云修面色一沉,和沈礼针锋相对。

“血已经抽完了,你别忘了你答应了最后一次抽完就放她走。傅家的继承人一言九鼎。”

傅云修无法反驳。将苏念念放下,开车驶离了实验室。

沈礼掩盖下眼底的心疼,这家伙的脑回路清奇到他经常不知道该怎么办,材料室那点酒精冒这么大险去烧。

转头看到一言不发开车的傅云修,突然又想到,她想烧的话,也是可以的。


还好楼层不高,又有两个人垫着她,苏念念没什么大碍,只是身体还太虚。

“你自由了。”

病房里,傅云修的脸色并不好看,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着,沈礼一直守在床旁边,他根本挤不进过去,只能垮着脸坐在一旁。

连这种关键性的话都是由沈礼说出来的。

苏念念不可置信的视线在两个男人身上游移,声音颤抖着。

“真的?”

傅云修走上前来,眸子深沉的看着她。

实验室的速度很快,血清已经提出来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不再需要苏念念了,他的病也能痊愈了。

“这次是真的。”傅云修递过来一张黑卡。

苏念念疑惑的接过来,望向他。迟疑的问道。

“这是?”

“这张卡里有一千万,补偿金。”傅云修冷淡淡解释,面上是冷的,可还是被旁边的沈礼捕捉到那一闪即逝的不舍。

沈礼嘲讽的笑了笑。

苏念念翻转着手中的黑卡。

“密码呢?”

“六个零。”

她低头拿起黑卡,就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还以为你这么大个总裁不会设置密码,万一你骗我刷不出来怎么办?”

傅云修太阳穴突突的跳了下,他在苏念念眼中就是这样的人。

“你可以自己去试试就知道了。”

苏念念就像被提点到了,抬手按响了护士铃,转头看向沈礼。

“医院能刷pos机吧?医药费不用你们给,我自己给。”

沈礼笑出声来,她就一点不解释下火烧实验室的事,还在怕傅云修骗她。

护士拿进来POS机,苏念念试了下,能刷。

可她没有收起卡,而是把卡甩在了傅云修的身上。

“我不要黑卡,我要现金,京城二环300平房子两套,5000千万现金直接搬过来。”

沈礼原本还忍着没笑多大声,这会彻底忍不住笑得声音响彻病房里。

傅云修捡起卡收了回去也勾起了一丝笑。

“好。还有什么要求。”

“钱给了之后,你们两个永远不能再来找我了。”

苏念念脸上却没有一点笑意,说完这话两个男人的脸上的笑容也戛然而止。

空气瞬间凝结,气氛尴尬极了。

她没有开一点玩笑,她眼底的淡漠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她讨厌他们甚至恨他们。

“念念,你别走。”傅云修以为她提了要求就会继续留在他身边。

“傅云修,你的病是还没有好吗?我讨厌你。”

傅云修失落的收回想拉住她的手,在傅老爷子从苏家带走苏念念时还有机会阻止她两年以来沦为血袋实验品的命运,但他没有做,他想治好这该死的病。

是他对不起她。

他经常会来实验室看她,眼看着苏念念从一朵鲜艳的花朵逐渐枯萎了,一个小太阳样的人变得沉默寡言。

苏念念被带走的那年,她刚高考完马上就要进入大学了。她名列前茅,考上了青华大学,有疼爱的家人,一夕之间都不复存在了,受尽折磨。

这一切让她怎么释怀?

“你们是天之骄子,我现在没家了,什么都没了。放过我。”

苏念念在床上弯起双腿,头枕在了上面,不愿再多看这两个人一眼,偏过头去。

他们找不到词,事实就是这样。

第二天,傅家的人就带着装满钱的车停在了医院门口。

苏念念去银行开了户,存进银行里了。

接着她又去过户了傅云修给她的两套房子,联系了中介,把房子租了出去。

马不停蹄的又买了飞机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京城。

在飞机起飞的前一刻苏念念还觉得这一切是那样不真实,直到她落地到C城时这种幻梦感才消散殆尽,她真的自由了。

C城四季如春,她讨厌京城的雨。

她现在有钱了,买下了C城的一个小房子。

京城房子的租金和5000万,她后半辈子都不愁吃喝了。

她决心忘掉以前的事,忘掉那两个瘟神。

傅云修和沈礼没有再出现在她身边,空气都清新了。

生活越来过越滋润。

甚至凭着她的聪明努力,自考了本科。

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她又成了18岁之前的那个小太阳。

而在另一边京城里的傅家老爷子过世,傅云修彻底接手傅家,成为当家人。商业帝国迅速扩张,外界估值2500亿美金。

沈礼因为那场实验开发出特殊新药,成就了医学界的奇迹。

沈氏本就是医药世家,出了沈礼这样一个人才,更上一层楼。

他却无心家里产业,也没有再做研究的念想了,偏恋上了摄影。

摄影作品在屡获国际奖项,被人称为天才摄影师。

就像是平行线,苏念念不再和他们有交集。

苏念念这三年间开了几家火锅店,都是赔得底掉。

她拉着在C城结识的闺蜜关掉最后一家火锅店,欲哭无泪。

苏念念站在店门口,热裤吊带,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

“于于,这是第三家店了。我真不是做生意的材料。”她扑在闺蜜怀里撒娇着,还不断的用脑袋供着于于的胸。

于于看着苏念念这样明目张胆的占便宜,一个巴掌就呼了过来。

“云念念!”

苏念念改了姓,她取了云为姓,做一朵自由自在的云,离开京城时在飞机上看到窗外的云时就决定了。

“香香软软的于于,要抱抱。”苏念念还和闺蜜打闹着。

于于恨铁不成钢的用指甲点了点她的额头,“你有钱也不能这样霍霍呀。我要像你这样有钱就去找男人。”

苏念念抱着她软软的手臂,捏了捏软乎乎的肉,她对于于俏皮的眨巴眨巴亮晶晶的眼睛。

“找乐子呀。我带你去。”

苏念念不由的想到她今年都23岁了还没有谈过恋爱,母胎单身到现在。

现在她自由自在,还有钱又闲,听到闺蜜这样说也想去看帅哥养养眼。

都说C城是全国的帅哥美女之都,可她在这里待了三年都没有看到有比傅云修和沈礼更帅的男人了。

察觉到自己不知觉的想到了那两个人,苏念念连忙用手拍了自己的脸一下,摇晃了下头。

暗道:想起那两个人真是晦气。

云念念不再想,又是喜笑颜开的模样,神秘兮兮的靠近一脸疑惑的闺蜜。

“听说城南新开了个酒吧,里面有好多帅哥。”

两人在路边兴高采烈,连忙回家收拾了一番,云念念就开着她的小车搭着闺蜜找乐子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